卫运河畔走出的作家

卫运河畔走出的作家

南尔邨

刘县生散文印刷成册,作为亦师亦友亦兄亦弟的知己,欣喜之中有些许感慨。此前,我曾不止一次建议,无论是诗词,还是散文,在省、国家级各种征文比赛中获奖多多,应该着手考虑结集出版,题目都替他草拟好了,就叫刘县生获奖散文集。县生总是含笑作答:时候未到。

京杭大运河自开凿至今,已有千年历史。作为贯通南北唯一水上交通要道,不但承载着漕运的使命,更为重要的是,促进了南北方思想、文化、风俗等各方面的交流。特别是元、明、清几朝,运河可以说成为了国之命脉。简言之,运河不单是中华民族文明的象征,也是世界上不可多得的宝贵文化遗产。历朝历代,运河就像天上浩瀚的银河,孕育出繁星般的灿烂文化和数不胜数的名人志士。所以,才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文化遗产。仅以故城县为例,从运河边上走出去的名人志士,耳熟能详的,古代有《中山狼传》的作者马中锡,进士及第、兵部尚书周世选,李汝弼家的一门三进士,明朝第一才子孙绪。现代有打响抗日第一枪的冯治安,抗日英雄节振国。当今有茅盾文学奖获得者、省作协副主席刘家科,诗人、散文作家《衡水文学》主编刘县生等。运河两岸这些数不胜数的文化名人中,以各自的形式熠熠发光,刘县生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
可能是缘分没到,县生和我同处一城,并且在同一个镇供职多年,却无缘相识。起初的相识,还是源于对他文学造诣、文化素养的欣赏。

起初,不时从报刊上看到县生的格律诗和散文,印象逐步加深,特别是听人们说,每当文友相聚,酒酣耳热之际,诗兴大发,可以当场饮酒作诗,且对仗工整,格律严谨,很快就会见诸报端。对此人兴趣大增,有了结交相识的念头。几经打听,在朋友的引荐下,有幸和县生相聚畅饮交谈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。自此,相互交往频繁起来,通过县生的引荐,认识了诸多耳熟能详的作家,融入到文学队伍之中。在县生的帮助指教下,不时有作品刊发并获奖。可以说,县生是引导我走向文学道路的第一任良师益友。

人和作品相比,既在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。在我的想象中,作家大多是斯文且不善言谈。而县生,生长于运河岸边,运河就像一条大动脉,滋润着两岸的万物生灵,流淌着南北共融合的文化,也许是生于斯长于斯的缘故,县生的性情既有南方人的文雅细腻,又有北方人的豪爽豁达,英俊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,健硕的身材,言谈举止中透露出一种豪气,倒像是院校里走出来的行伍文人。这从他的诗作和散文中都有体现。

从熟悉到成为至交,称呼也随之改变,也不知什么时候由县生变为先生,这是因为他一直从事教育事业,也是从他的学识和文学成就上,足可以称为先生。酒酣耳热之际,兴致上来,有时候也称呼他献身,他也不愠不火,不承认也不否认,这个称呼,可以说是我的专用称呼。不了解内情的人,以为是互相之间的戏谑。其实,这是他的一个省城才女文友王女士,深为他为文学献身的精神和取得的文学成就所感动,赐予他的荣誉称号。

刘县生在全国获奖多多,身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,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,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、诗词学会理事,市作协副秘书长,衡水文学主编,在全省文坛有他的一席之地,知名度颇高。但在小城这个文学圈子里,无论是名气和地位,都和他的文学成就不相称。细细想来,一方面是小城虽然不大,人杰地灵,人才辈出,光芒被一些年老资深的文人前辈所掩盖。其次是性格豪爽,直言不讳,不善逢迎,又身处基层,这在自古以来就有的文人相轻的氛围中,犹如生长在岩石夹缝里的小树,顽强生长着就不易,根深叶茂何其容易。

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

刘县生凭着自己的天赋和勤奋,墙里开花墙外红,闯出了自己的一条文学之路,从泥泞崎岖的乡间小路走向了宽阔的文学大道,从卫运河畔走向广袤的燕赵大地,成为全省诗词、散文界人所共知的作家。不论是中国诗词学会常务副会长红孩儿,著名作家、省作协名誉主席尧山壁,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家科,散文学会、诗词学会的一级作家袁学骏、梁剑章,中国小小说学会副会长蔡楠,还是全省各市的文坛精英,无论男女,都和刘县生相交笃深。

平心而论,对文学我是一个门外汉,充其量是一个文学爱好者,更谈不上什么文学造诣和修养,虽然凭着一时兴趣写了两部长篇,一部侥幸获得了省首届长篇小说精品,一部获得了市文化基金奖励,若干篇散文在省以上获奖,但自认为是文学上的门外汉、文学的边缘人。不论是格律诗还是现代诗均一窍不通,对刘县生的作品基本上都拜读过,但不敢妄评,只是从欣赏学习的角度生出一些感悟和体会。

刘县生的散文涉猎广泛,题材各异,不论是亲情、友情、爱情散文,还是哲理、生活、游记散文,都隐含着一种语言美,这大概和他有深厚的诗词造诣有关,初读,感觉平淡无奇,细细品味,方觉得有一种深厚的典雅古奥隐含其中,诗质的、个性化的韵味。这在他的《夜览歧山湖》、《碧海飞涛看藤来》、《夕暮萧声船儿归》等作品中,这种特点尤为明显,字里行间,语言充盈又毫无堆彻之感,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内涵深厚。

刘县生天赋如斯、勤奋如斯、文学造诣如斯,这和他生于斯长于斯的大运河文化密切相关,大运河的水滋润着他,两岸的土地培养了他,浓厚的人文环境造就了他,成长过程中的良好文化环境、家庭教育熏陶着他。可见,文化氛围和文化根基尤为重要,在此基础上,天赋加勤奋才得以充分发挥,才有如此的文学成就。当然,这和他博览群书,汲取精华密不可分,正所谓,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,在他的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。